不久前我见到了记忆中的一个人,她曾经像一株奇花异木突然绽放在我生活的城市里,令人措手不及。她曾在人群中一眼抓到了我,把我视为知己。她以独特的触角伸向我,周身浮动着暗香,那香气尖锐、冷艳而缠绵,她扑面而来,如同洪水将人湮没(yān mò)。那时,她还是单身一人,我的桌上每两三天就会有一封她寄来的信,带着她滚烫的才华,带着她的秘密和倾诉。我们彼此把对方当作密友和同谋。

然而,在分离了十几年之后,在我们都经历了各自成功抑或(yì huò)失败的婚姻之后,特别是“功名”这一座冰冷的大山阻隔在我们之间太久之后,我们现在平静得似乎已如路人。

如今,她容颜沧桑,冷漠而枯槁,令我不忍走近。

我猛然再次发现,我们之间相隔的岁月,已经使我完全丧失了对她的想念。

本来,我们这种“深挚的友谊”可以成为终身的密友,是什么力量把我们无声地间隔?

我曾听说,一个女人若是有了孩子,那她就再也不会有其他的东西了。但是,在当今这个时代,我亲眼目睹的是:一个人若是爱上了功名,那么功名就是她的孩子,世界上就再也不会有比功名更重要的了。

我仍然愿意把这应该遗忘的珍藏心底。

时间,时间,还是时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