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困惑

“专注”是个老生常谈的词了,但是也最容易被忽略。最近看到一篇老外的文章,重新思考了很多,故写一个专题特别提醒一些专注的重要性,拿老外的译文作为开篇吧:

I used to think time was the most limited resource. It’s so limited that you can’t even save it for later. Every day you spend more time, and tomorrow you have less than you had yesterday. You can’t make more, and you can’t really buy more, so it’s limited and fleeting and those are the rules.

我曾经认为时间是最珍稀的资源。你无法存储它以备日后再用,每过一天,你所拥有的时间就比昨天少。无法制造也无法购买,它是有限的,并且稍纵即逝,这就是时间。
继续阅读提醒专注:请珍惜你的注意力

痒,是男女间最特殊的感觉。

它不同于疼,不会让你撕心裂肺,但它更胜于疼。为了止痒,人不惜把自己抓挠到疼痛。

每个人都有过这样的感受,如果一只手疼,一只手痒,无一例外的,人一定会先选择去挠痒,而后才会想到去止疼。可见,痒比疼的痛苦,更迫切。
继续阅读痒[苏岑]

“你的理想是什么?”

“我当然不会告诉你。”

这是08年末参与电视谈话节目时,一个当教授的嘉宾问我的问题。接住问题的刹那,我觉得他真有趣,又不是很熟,干吗唐突地开这种玩笑。我怎么可能在摄像机面前云山雾罩谈理想?那是我一个人的事情。而且那是多悲怆肃穆话题。
继续阅读成长的烦恼[马小淘]

多么令人厌恶的字眼;想想你的所为,如何给你找个合理的借口呢? 那种莫名的情绪,一次又一次,愈演愈烈,完全不顾及周边的人和事,本想暂断与世界的一切关联,留存那片刻的宁静与自在;卑微的想法,卑微的自我。

难道我错了吗?我恳求那片刻的宁静,独享那卑微自私的狭小空间,仅让内心平静一会儿;不理会世间的吵杂,丢弃那种虚无的假想存在,只是一会儿,小憩……

累,莫名的累,因何?如果自己能回答这个问题,也就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出现这种状况了。

呵呵,那种卑微的自我存在,仍就寻找着那卑微存在的意义。

如果把人生比作跑步的话,我们都在用自己的节奏和姿势在完成比赛。这些跑步的技巧可能是小时候从老师,朋友,家人那得来的。随着时间的流 逝,我们习惯了这种跑步的技能,看见那些跑得快的,会羡慕;跑得慢的,会不屑;跑得别扭的,会当作笑料。但是自己跑得怎么样,却很少关心。为什么要跑这条 道?为什么这么慢?为什么这么累?

我们很难做到客观,尤其是面对自己的时候,那些缺点、曾经犯的错会自动进入盲区,躲避意识的雷达。尽管如此,我还是找到了数量可观的不足,才发现,原来这么些年,我一直在以这么别扭、丑陋的姿势在跑步。 继续阅读这些年我的不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