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序不过是梦,
生于无形无象的禅中,
我们只是那做梦的人。

我编程三日,
两耳不闻人声,
只有硬盘在歌唱。

编译程序在运行,
像一条湍急的河流,
我静静地等侯。

为何要用LISP?
COBOL语言我不懂,
所以我用LISP。

编程一整夜,
透过窗户,照到屏幕上,
初升的太阳。

硬件和软件,
我们是你们的主人和奴隶,
我们的生活是程序。

你能听见吗,
上程序的声音?
答案是NUL。

电子邮件说,
项目已取消,
清理文档时,我哭了。

计算中心空空荡荡,
静静的只有风扇在嗡鸣。
我走过一排排的CPU,
磁能量刺痛了我的皮肤。
我打开一扇门,又冷又硬,
看见指示灯在控制板上跳动。
一台没有灵魂的机器,人们说,
但它的灵魂是同事们的汗水,
在它里面有我们多年的生命,
失望,友谊,悲伤,欢乐,
算法成功时的狂喜,
和无数个徒劳无获的长夜。
我听见了叹息和欢笑的回声,
在这间黑洞洞的办公室里,
终端机闪耀着光芒,就像星星一样。

摘自《编程之道》[小赵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