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本来就很短暂,我们不应该为一些本来可以很快忘记的小事而忧心忡忡,很多人可以经受住生死的考验和重大的打击,却往往被鸡毛蒜皮的小事所困扰。

下面是一个会让每个人深受启发的故事。故事的主人公叫罗勒·摩乐。

“1945年3月,我学到了一生中最重要的一课。”他说,“我是在中南半岛附近276英尺的海底学到的。当时我和另外87人一起在贝雅S·S318号潜水艇上。我们通过雷达发现,一小支日本舰队正朝我们这边开来。在天快亮的时候,我们升出水面发动攻击。我由潜望镜里发现一艘日本的驱逐护航舰、一艘油轮和一艘布雷舰。我们朝那艘驱逐护航舰发射3枚鱼雷,但是都没有击中。那艘驱逐舰并不知道它正遭受攻击,还继续驶去,我们准备攻击最后一条船——那条布雷舰。突然之间,它转过身子,直朝我们开来(一架日本飞机,看见我们在60英尺深的水下,把我们的位置用无线电通知了那艘日本布雷舰)。我们在所有的舱盖上都多加了几层栓子,同时为了要使我们的沉降保持绝对的静寂,我们关闭了所有的电扇、整个系统和所有的发电机器。”

“3分钟之后,突然天崩地裂。6枚深水在我们四周爆炸开来,把我们直压到海底——深达376英尺的地方。我们都吓坏了,在不到1000英尺的海水里受到攻击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如果不到500英尺的话,差不多都难逃劫运。而我们却在不到500英尺一半的深水里受到了攻击。那艘日本的布雷舰不停往下丢深水,攻击了15个小时,要是深水距离潜水艇不到17英尺的话,爆炸的威力就可以在潜艇上炸出一个洞来。有一二十枚深水就在离我们50英尺左右的地方爆炸,我们奉命‘固守’——就是要静躺在我们的床上,保持镇定。我吓得几乎无法呼吸:‘这下死定了。’电扇和冷却系统都关闭之后,潜水艇的温度几乎有华氏100多度,可是我却怕得全身发冷,穿上毛衣,以及一件带皮领的夹克,可还冷得发抖。我的牙齿不停地打颤,全身冒着一阵阵的冷汗。攻击持续了15个小时之后突然停止了。显然那艘日本的布雷舰把它所有的深水都用光了,就驶了开去。这15个小时的攻击,感觉上就像有1500万年。我过去的生活都一一在我跟前映现,我记起了以前所做过的所有的坏事,所有我曾经担心过的一些小事情。在我加入海军之前,我是一个银行的职员,曾经为工作时间太长、薪水太少、没有多少升迁机会而发愁。我曾经忧虑过,因为我没有办法买自己的房子,没有钱买辆新车子,没有钱给我太太买好的衣服。我非常讨厌我以前的老板,因为他老是找我的麻烦。我还记得,每晚回到家里的时候,我总是又累又难过,常常跟我的太太为一点芝麻小事吵架;我也为我额头上的一个小疤——是一次车祸留下的伤痕——发愁过。”

“多年前,那些令人发愁的事看起来都是大事,可是在深水威胁着要把我送上西天的时候,这些事情又是多么荒谬、微小。就在那时候,我答应我自己,如果我还有机会再见到太阳跟星星的话,我永远不会再忧虑了。永远不会!永远也不会!在潜艇里面那15个可怕的小时里所学到的比我在大学念了4年学到的要多得多。”

现在我明白了,琐事可以不闻不问。你看今天的太阳又是光灿的。

忘记书名了,作者可能是:戴尔·卡耐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