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丢失

文/和菜头 槽边往事

一谈到中国的互联网,人们就能想起和海外的一系列对应关系。别人有Youtube,中国有Youku;别人有Twitter,中国有微博;别人有 Google,中国有Baidu;别人有Facebook,中国有人人网。这个名单可以继续开列下去,看起来中国的互联网一直在不断“借鉴”海外互联网的 各种模式。

不是每种“借鉴”都能成功,最近的经典案例是博客。国内的博客网站现在基本都气息奄奄了,而海外的Wordpress依旧很坚挺,Blogspot也在Google的关照下茁壮成长。为什么引进的时候会水土不服?

美国有一家女性非常喜欢的网站叫Pinterest,里面都是女孩子分享的各种美图,各种烹饪技巧,各种手工饰品,各种头发的编织方式。总之,关于女孩子喜欢的一切这里都有,而且是用漂亮的图片形式加以展示。于是,很快国内也有了自己的网站。不过你听说过么?比如花瓣网,比如堆塘网?

继续阅读焦躁时代里的阅读障碍

老子说道恒无为,而无不为,这话是不是和现代社会的情况正好相反?我们将每一天都活得充实忙碌,但可能反被生活控制。这篇文章是谈“慢生活”,这并不新鲜,但有个点子很有意思:我并不打算告诉你如何为自己的生活负责,但是一旦你下定决心这么做了,经过一段时间它将会自然明了。

继续阅读让生活无为而无不为

以前我是相信人要给自己做人生计划的,至少也要有个五年的吧。听说过一个故事,就是你五年后想成为什么样的人,那么就倒着数365*5中,每一天都要做哪些事情。当然我我尝试这样去做,在那些被计划的日子里,我一定坐在电脑前写东西,或者看一些只翻页不过脑子的书;或者做一些很没意义但有功利和目的性的事;或者为了搭建某种人际关系假装觥筹交错。

在我达到了某些目的之后,我发现自己表面上有很多人崇拜,有很多人羡慕,但是我却错过了很多东西,忘记了自己的梦想,失去了心底的温暖,放弃了爱我的男孩儿。

我不喜欢2006-2008年的自己,那个机械般的自己。
继续阅读不要让未来的你,讨厌现在的自己[一直特立独行的猫]

“你的理想是什么?”

“我当然不会告诉你。”

这是08年末参与电视谈话节目时,一个当教授的嘉宾问我的问题。接住问题的刹那,我觉得他真有趣,又不是很熟,干吗唐突地开这种玩笑。我怎么可能在摄像机面前云山雾罩谈理想?那是我一个人的事情。而且那是多悲怆肃穆话题。
继续阅读成长的烦恼[马小淘]

平衡

1990年奥斯卡最佳动画短片奖,1989年德国电影节最佳短片奖银奖。在空中,悬浮着一个四方的平板,上面站立着5个人,同样的相貌,同样的装束,同样的面无表情,区别的,只有身后背负着的不同的号码。平板的中心是个看不见的支点,为了平衡,5个人必须寻找合适的位置。原本,简单的站在中心就可以了,可是,如同我们一样,他们也好奇于这个世界,想知道下面是什么样子。而随着一个箱子的来临,这种平衡被打破了,箱子带来了音乐,带来了兴奋,也带来了不平衡,带来了分歧和斗争。片子是德国出品,也蕴涵了德国人特有的对思想方式,对团体,对稳定,对平衡的重视,对平静的生活的追求,对诱惑的抗拒。平板就是一个世界,当诱惑降临,当人心中的平衡被打破,世界就会混乱,最后留下的只有孤独寂寞失败以及崩溃。片中的人物也很象我们想象中的日尔曼民族,厚重的大衣,简单的五官,修长的身体和深刻的眼睛,一样的默不作声,整个故事,只有平板晃动的咯吱声,走路的声音,以及箱子中发出的充满杂音的细微的音乐。而这个无声的世界,却因为这一点点的声音而混乱。这种单调的机械化的社会,是如何的禁不住诱惑的侵蚀,是如何的容易崩溃,最容易被侵蚀的,恰恰是最空虚的心灵。纯粹的理想世界,是不存在的,纯粹的白,是最容易被玷污的。
继续阅读平衡

如果把人生比作跑步的话,我们都在用自己的节奏和姿势在完成比赛。这些跑步的技巧可能是小时候从老师,朋友,家人那得来的。随着时间的流 逝,我们习惯了这种跑步的技能,看见那些跑得快的,会羡慕;跑得慢的,会不屑;跑得别扭的,会当作笑料。但是自己跑得怎么样,却很少关心。为什么要跑这条 道?为什么这么慢?为什么这么累?

我们很难做到客观,尤其是面对自己的时候,那些缺点、曾经犯的错会自动进入盲区,躲避意识的雷达。尽管如此,我还是找到了数量可观的不足,才发现,原来这么些年,我一直在以这么别扭、丑陋的姿势在跑步。 继续阅读这些年我的不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