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要精彩的人生,我想体验一切,我想打破每一条规则。很多人说女人有野心就会缺乏吸引力。可能吧,但你们知道什么才是没有吸引力吗?坐等好事降临,盯着窗外,想着你理应过的美好生活就在咫尺之遥,但不愿意开门去迎接” ——了不起的麦瑟尔夫人

左耳朵耗子的话

原创 小盖 MacTalk 2023-05-16 19:03 发表于北京

昨天,一整天都不开心。朋友圈里,几乎每翻一屏,都能看到有人在转左耳朵耗子离世的消息。作为一名创造者,左耳朵耗子为这个世界留下了很多作品,比如他的博客 CoolShell、他的极客时间专栏左耳听风,以及他的公司 MegaEase。感慨世事无常的同时,我也在回忆,左耳朵耗子讲过的那些有分量的话。

对于生者来说,左耳朵耗子是一个好榜样。他近乎偏执地追求技术驱动创新,他敢于挑战权威、从不盲从,他知世故而不世故的作风,将会永远留在我们心里。

我司的池老师和陈皓是多年老友,他 15 号凌晨就得知了这个噩耗,中午他写了一篇悼文放到了墨问便签上,看得让人泪目。
继续阅读 左耳朵耗子的话

康毅滨博士现为普林斯顿大学分子生物学系终身讲席正教授及新泽西肿瘤研究所研究员。

康教授负责该系在中国的招生工作,因此接触了形形色色的中国学生(其中绝大部分是清华、北大、复旦、中科大等国内知名学校的尖子生),真切地感受到了中国教育的扭曲给学生带来的困扰。

“中国学生聪明,勤奋,但也迷茫,功利心比较重,妨碍了他们的长远发展。”康毅滨曾在接受《星期日新闻晨报》访问时如是说。
继续阅读 普林斯顿教授:中国学生的功利心妨碍了他们的长远发展

在片中引用了一段美国作家保罗·鲍尔斯的《遮蔽的天空》当中的话——

“因为我们不知道死亡何时降临,人们总以为生命是一口永不干涸的井。

然而每件事情都只会发生一个特定的次数,一个很少的次数,真的。你还会想起多少次童年的那个特定的下午, 那个已经深深成为你生命一部分、没有它你便无法想象自己人生的下午?

也许还有四五次。也许更少。你还会看到多少次满月升起?

也许二十次。然而我们却总觉得这些都是无穷的。”

继续阅读 The Sheltering Sky